武汉课工场 > 新闻资讯 > 学员故事 >

徐威学员:5年java到全栈——我是如何入行的

栏目:学员故事 日期:2017-09-13 来源:武汉课工场官网 作者:武汉课工场官网

小宏新认识了一位毕业5年的学员,他叫徐威,对于编程的热爱近乎偏执,除了工作时间敲代码,下班直至凌晨一直敲。他的时间不分工作日和周末,不分白天黑夜,不分吃饭睡觉。凌晨1点在敲,周末在敲,吃饭在想代码,梦里也在敲...眼里,脑子里,身体里,神经里,骨子里都是代码。他恨不能自己也变身成代码,去跟那些单词对话。

作为技术狂热者,他继承并扩展了程序员身上标签属性,死宅,沉默,偏执,直接;但他说技术表情很严肃,对事物总先探究,表达超有逻辑,说话从不拖泥带水,对我不苟言笑。跟他聊天,你需要在他对技术的热和对人的冷中来回切换。

冷热交织下我们一起听听他入行的故事。(以下是他的个人感想)

入行一波三折

每次与自己对话的过程,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,踏上编程这条路,真的也就是当初的一个想法,或许是想脱离家里的管束,或许想证明自己,或许找一个工资稍微高点的事,或许不想干那些在我看来毫无意义,干的也不开心的事,陷入一个不感兴趣的事不做,但却又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的僵局。只强烈的感觉自己如果这样一天天下去,就像个废物,吃屋的、喝屋的...

01

初中毕业后,我找了一家饭店做起了服务员,因为是夜班,所以白天经常泡吧。因自己长期在网吧上网的经历,也喜欢打CS,在朋友介绍下认识了张瑞。因为他也喜欢打CS,正因为这样我们曾有好多次在网吧包夜打CS。后来一次偶然的经历,我们上完网后,晚上在路上走着走着听他说起了他在上计算机编程课程,当时也听他说的非常有趣,说学校是怎么上课的,前两天老师又教了什么,学了这个可以做什么,毕业后待遇怎么样。当时我心动了,突然有了一个想改变一些东西的念头,我问他:“学费要多少钱”,他说:“第—个学期是多少钱,然后第二个学期是多少钱.....”。当时的我只感觉这学费好贵,想想还是算了,家里负担不起!

后来,有次我们上完网后,他带我去他家,给我看了看他们学习的课程,我大概看了下,我说:“你能不能借两本我看看,”,他当时借给了我C#和SQL两本书,我又问:“这个SQL是什么,干什么用的?”,他说:“是数据库,用来存储数据的”(就隐约记得自己当保安那会,有人来对监控的设备进行维护,就看那个人手指在键盘上乱敲,说是叫数据库啥的,当时就感觉就叼爆了)。然后我又问:“那这个C#呢?”,他说:“是写程序用的编程语言”,实际当时他说了,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,脑子里没有任何概念。等回到家后,我仔细翻翻了书上的内容,看了后还是一脸懵逼。

02

我也没想太多,第二天就决定了。老子要学编程!当时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我爸妈,当他们问及学费的时候,可以看出那脸上的畏难表情,但还是答应我了(毕竟我是这干几个月就不干了,那干几个月就不干了,然后我又死皮耐脸,说实话我爸妈拿我也没辙),答应我先找一家电脑的培训机构先试试,于是当时就报了一家小的电脑培训机构,老师教的是VB(其实现在我也不记得语法了),我每个周末去上两天课,因为周一到周五还要上班,就这样我工作日上班,周末就骑个自行车去上课。

我记得那个VB课程大概学了八节课吧(学的时间短,连入门都不算)。学习完了后,之后我跟我爸妈说,我要一台电脑,我觉得老师教的那些东西,如果不回家练习,很快就忘了。后来,老爸向我二姑要了一台笔记本电脑,配置是256M内存,CPU频率1GHz不到,不过当时装个VB6.0还是可以写代码的。

 那时,我白天上完班后,晚上就到网吧去下载VB的视频教程(因为家里没网),然后回到家,拷贝到那台笔记本电脑里,自己在家对着视频学习,我记得当时做了一个摇奖程序,心里很激动,迫不及待的叫我妈来看,我妈也不断夸奖我,那时程序给我带来的成就感,再加老妈的鼓励,让我倍增信心!

03

后来,过了一段时间,我把干的工作又辞了,进入了非常难熬的两个月,始终也想不到要做什么。像往常一样,我爸妈白天去上班,而我就在家里睡觉,晚上他们睡了,而我几乎经常过了12点才落屋,和同学在外面打台球、上网、大半夜总是和同学汤哥步行回家,到了大天桥就分手,然后各回各家,那个城站路我都不记得和他走过多少次了。

我爸看见我这个样子说:“威威,你去找个事做撒,你列也不想搞、那也不想搞”。我说:“我还冒想好,先玩到着”。我爸也没说什么,因为已经死皮耐脸了,说再多都没用。

那两个月里,家里亲戚也给我介绍过工作,但都被我拒绝了,因为我不感兴趣。那段时间,其实我也一直在想,我要不要再去学编程(那段时间我在网吧上网,不小心让我发现了北大青鸟宏鹏校区),但是考虑到家里的经济情况,我也没有开口。

04

于是,时间就这样一直耗着,也不想去找工作,纠结、挣扎。还是决定,反正那些工作我是不会去做的,我就要去读书,学编程,我再一次把想法告诉了我爸妈,刚开始我爸极力反对,对我妈说:“你以为列个丫,蛮听话?天天玩的深更半夜才落屋,上班又不好好上,反正不行”。

        过了几天,等他们心情稍微好点后,我再次跟我爸妈说起此事,要求希望他们能够支持我,我爸说:“你算过帐冒,你晓不晓得你一年半下来要几多钱呢?”我说:“我晓得”。但是还是我爸没同意。于是就这样一直耗着,反正我班是不去上的。后来说着说着,跟我爸吵了一架,我说:“你以为你16岁出去当兵了不起吗?我不也是16岁冒满也出来做事了”。我爸有一个毛病,就是我一和他顶嘴,他就会胃疼。(说实话,写到现在这里,我心里也非常难受)!

 后来还是我妈给我爸做工作,说通了我爸,才同意我去武汉读书,我妈说:“让他去上吧,就当圆他一个读大学的梦!”

05

记得初中毕业后,因为贪玩,没好好读书。后来又去读了中专半年,学校教的东西,我也不感兴趣。第—学期成绩单下来,59、61、60、60,(好像是语、数、外、制图四门课程)。我爸看了这个成绩单后,也非常生气,说:“完全浪费钱,有莫斯好读的!”。我说:“好啊,反正也我不想读了”,没想到我爸当时更生气了。因为我知道我爸妈,即使生活再难,他们也一直都在努力供我上学,读书那会儿想去学画画,就送我去学,买画板、铅笔、A4纸,买全套。想吃什么,买,二话不说,生活上可以说照顾的无微不至,为的就是我学习上不分心。但是我当时令他们失望了,只痛恨自己不争气!

到了这里,写下这些文字,我自己的心情也非常沉重,因为这相当于是在揭自己伤疤。或许这就是缘分,我与编程的缘分,我只是通过一次偶然的经历,有幸进入现在这个行业。我还记得我刚去上海的时候,我爸用短信给我发了一段简短的文字:“照顾好自己,要自立自强”。当时,我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,眼泪也是经不住一直在流...

06

之后,有次在办公室上班的时候,跟我之前一起宏鹏班上的同学,忠哥,说起了我的愿望,我说:“我只希望我爸妈能过点好日子,而我自己是成为一名好的程序员......”。当时,我在办公室打下这些文字时,又再一次落泪(那时同事都在低着头工作,可能也没看到,因为哭完后,我迅速用手把眼泪一抹);我来现在这家公司面试时,我也觉得没必要掩饰自己,哥是没读过大学,那又怎样?我是初中毕业,行不行?感觉不公平,一个初中生跟我们抢饭碗,我还想说,我做的事比你还多,还好,这公平不?有个鲁广校区毕业的学生,他叫徐威、204班的,我为我的学校感到自豪!

学校给了我好的一个开始,带我入行,也正因为这次选择,改变了我的际遇,我找到了我的热爱,我并不比任何人差!在这里我不是在给我的学校在打广告,我说的只是实情。

5年从java开发到项目组长又回到全栈工程师,在横向职业方向和纵向事业发展选择上,他有过迷茫,也做出选择。技术战胜了管理,兴趣战胜了理智,开始了全栈之路。